SSAT阅读需要着重注意的三大难点

原标题:SSAT阅读这三大难点要注意!

SSAT阅读在考试中的阅读量非常大,题目难度也比较高,想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也要提高自己的阅读速度,下面就是小编为大家介绍的关于SSAT阅读的三大难点信息,希望对您的SSAT考试有所帮助。

主持人:以上就是本期节目的全部内容,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首先,内容。国家启动国家层面或者是市一级层面,或者是从政府侧推动的资源建设,一轮一轮的资源建设,从2000年开始PPT的时代就已经在不停地一轮一轮在建设。应该是从今年开始,北京市又重新启动了教育资源的公共平台的建设工作。这样的资源或者是内容,由国家来推动,由行业来共建的内容,本身就是在不断迭代的过程。在这个中间,因为我本身是负责技术这一块的,需要讲一讲技术在里面能起到的核心作用。关于内容这一块,每个公司、每个市场参与者、每个主体单位、各级政府都在建自己的内容,但是这些内容其实更多的也都是分割开的,不能够相互打通的。现在从政府的层面包括从技术层面其实也有很多呼吁,希望解决一些核心问题,比如版权保护、内容付费、数据打通等等一系列的技术前提之下或者是政策之下,怎么能够形成一个泛在的或者是社会化的完整的内容体系。因为我们首先要明确这样的内容体系绝对不是一家公司或者是一个政府部门能够建成,正因为不是一个政府部门,不是一个单位能建得成的,更需要一个跨行业的协作机制和技术手段。现在不仅是国家和行业,包括科技上面已经有一些相关的我们可以去追寻的线索,比如说最近提的区块链技术,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目的都是可以去为这样的泛在的或者是社会化的内容整合去贡献一份力量。我们肯定会关注在相关的这些技术上面。事实上锐学堂对大数据和区块链技术的关注已经不是一两年的时间了,已经是比较长的阶段。我们从做应用之初就已经想到从应用到内容的行业趋势发展,肯定是不可逆的。怎么样在做应用的过程中,以用促建,并且在建设这样的内容当中能够用更好的技术把这些内容粘合起来,本身就是我们的一大关注点。这是如何获得内容的角度来讲的第一个层次的问题。

以下为本次活动的嘉宾王劦专访实录:

新京报记者 庞礴 马骏 付子洋 实习生 曹一凡

除了兽研所,一些和它有业务往来的机构也受到影响。首先,是从兽研所购买SPF小鼠的兰州市内各高校及科研机构。

12月9日,距离兽研所大约500米的兰州生物药厂。

依据甘肃省疾控中心的通报,11月28日至29日,兽研所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先后上报4例布病血清学阳性。此后,兽研所内不断有学生被查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

SSAT阅读难之一是在于阅读的文体类型和知识面考察的难度。SSAT考试的文章文体类型不同于学生平常接触比较多的议论文和说明文体。相反,SSAT阅读作为一种考核学生人文知识背景和快递理解能力的考试,在散文,小说和诗歌等主观性阅读文章的比例占据较重。学生不仅仅要记忆英语最基础的句子和词汇含义,而应当将其文章作为基础文学的入门训练,这对鲜少接触西方文学体裁的中学生来说是一大难点。另外,SSAT阅读文章蕴含美国历史和文化,文学知识,学生倘若缺乏对于文化背景基本了解,同时甚少了解美式思维和写作模式,在答题过程中就显得被动。

一方面,依据世界卫生组织在2015年出版的《人兽布鲁氏菌病》一书,布病的主要传染源是牛、绵羊、山羊、猪等家畜,而兽研所饲养的多为小鼠、豚鼠、兔子等小型动物。

此外,一名接近兰州市卫健系统的人士曾在12月13日上午告诉新京报记者,兰州生物药厂的土壤中被测出布鲁氏菌。

12月7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兽研所内询问了5名学生,其中一人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他们回忆了入学至今的经历,都没想到某次实验或某堂课可能导致感染。

有人猜测,感染学生的细菌或许来自所内的实验动物。比如一名兽研所学生曾对《中国科学报》提及,当他们相信自己操作的动物实验没什么额外风险时,有时就只穿白大褂、戴手套,采取最基础的防护措施。

主持人:您用卢姆体系为我们讲解了技术对教育赋能,我们理解了,科技不单单是技术,而是应该探索教育的本质,在不同的层面为教育做更多的赋能。

从这个角度来看,既然我们是在讲教育,还是要回归到教育教学的本质或者是教育教学的理论里面去,我先从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讲起,比如说在教育的目标分类、系统分类里,布卢姆的认知体系,认知领域有六个层次的分类,大概是记忆、理解、应用,这是比较低层次的。往上就是分析、综合、判断,有的时候把最后一条判断也叫做是评价或者是创造,这本身是认知领域六个不同层次的分类。

此次捐款是迭部县教育发展促进会收到的第一笔大额捐赠。一位民营企业家知道了阿旺嘉措的善举之后大为感动,决定捐出六十万元作为教育发展基金,帮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实现梦想。

对于动物来说,注射上述疫苗后,仅会出现短暂的抗体阳性反应,但A19株、S2株的说明书中均提到,疫苗中含有布鲁氏菌活菌。

但在高风看来,布鲁氏菌来自实验动物的可能性较小。

王劦:大家好,我是锐学堂的联合创始人和CTO,主要是负责产品和技术这一块的,谢谢大家。

我们简单来看一下信息化手段或者说技术手段在教育领域,在我们聚焦的公立教育的教育信息化的赛道上到底能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这可能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比较有效的切入点。

第二,怎么样能够更有效地去匹配用户的需求。这个问题做一个转换,首先需要去理解用户的需求是什么,或者是不同的用户其实需要的是不一样的教育内容。比如说学生需要的学习内容、家长需要的教育辅导内容和老师需要的教学相关的教育内容,肯定是不一样的。不同场景下这些教育内容怎么样能够有效地和现在的教育手段找到一个好的融合点,这也是锐学堂做的第二件事情。我们有完备的教科研体系,来研究在各个场景里面,不管是课上的场景还是课下的场景,这些教育内容如何能够和相关的教育的组织者,比如像家长也好还是学生自学也好,还是老师上课教的主场景里边的相关的业务,都是我们教科研部门需要解决的问题。这是第二个层次。

感染者甚至不限于接触实验动物的研究人员。高风说,自12月2日后,随着越来越多研究人员被确诊为隐性感染,兽研所内与动物实验无关的学生、职工等,均加入了布鲁氏菌检测的行列。结果显示,一些只做细胞培育且不接触实验动物的人员,也被检测为隐性感染,“就连只来兽研所门口送过东西,没进入办公区、科研区的外人,有的都被查出来(血清阳性)了。”

王劦:首先,很感谢新浪颁给我们这个奖项。从我的角度来看,锐学堂之所以能获得这个奖项或者说在这个领域的某些地方比较有优势,这个优势可能也就体现在我们比较专注。首先教育市场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做一个比较大层面的切分,又主要面对公立的教育市场和线下辅导的教辅的教育市场,这是比较大的范围分法。 首先我们先划定自己的赛道,主要是以公立教育为主的赛道之上。第二个关注的点是在公立教育的赛道上,实际上它的发展路径在行业里也是有比较清晰的共识,也就是说从硬件建设到平台建设,再到应用建设、内容建设。当然用科技的观点来看,数据和AI相关的这些所有的技术在整个发展的过程当中肯定都会起到关键性的辅助作用。我们对自己在公立教育信息化这一块的定位更多的是在应用这一层,这算是我们在第二层上面的聚焦。

针对此次布鲁氏菌感染时间,新京报记者于12月7日、9日两次进入兽研所,希望相关负责人对相关问题做出解答,但一名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现在很忙,不要打扰我们工作”。此后,记者又多次致电兽研所针对此次事件的应急处置领导小组成员、对外宣传及舆情组负责人员,截至发稿时,上述人员均表示目前不接受采访。

不过在王月丹看来,即便生物药厂的土壤中真的含有布鲁氏菌,其影响到500米外兽研所的可能性也不大。“就像流感,相距500米不可能传染,否则在空气中散播疫苗就好了。”

多年后成为教师的他依然牵挂故乡教育发展,多次带领硕博士团队赴迭部县及周边县区进行民族教育及教育扶贫调研。

图为阿旺嘉措教授带学生在迭部调研。兰州大学供图 摄

回归到无论是AI也好,还是大数据也好,不管是什么技术,我们首先界定它这六个层次上每个层次能起到什么样的作用。比如我们现在聚焦的是课堂教育,教学本身起到什么样的作用呢?老师在课堂上,无论是从老师个人专业成长角度来讲,还是学生学习的有效性来讲,越好的老师越能把学生往高水平的认知层次上面推。我们所谓的名师,或者是教学水平比较高的老师,他们其实起到很大的专业层次上面的作用,把课堂变成是一个碰撞的地方,在课下聚焦在布卢姆体系的前三层、比较低的层次,在课上更多是组织教学和组织思维碰撞,让学生能够更好地把自己的思维的认知体系往上层去推,这是一个大的体系。

第三层专注就是在应用这一层,我们又聚焦到一个更小的场景,也就是利用信息化的工具和一些技术手段,聚焦在公立教育的课堂教学的场景之上。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抓住公立教育主要的主阵地,并且为老师和学生提供合适的信息化产品和技术。

未来,锐学堂需要技术、教科研和产品三个方面共同地迭代,才能应对这个挑战。

12月7日,兰空医院感染科,部分兽研所学生在此接受了血检。

这个可能稍微扯得有点远,说这些的原因是想说技术在里面应该起到什么样的作用,这样我们才知道到底应该关注在什么样的技术上。针对前三层,基于理解、应用这一层就很明确了,因为不论是几年前或者是几十年前提的翻转课堂或者是微课,一直在持续建设。包括国家教育信息化2.0提的泛在学习,实际上很多都是为了在课下或者是在一个泛在的课堂、一个广义的课堂,也就是除了上课的45分钟的课堂以外,在这个场景下解决这样的问题。这又很明确,技术在这个场景下能起到的作用,更多的就是以替代为第一目的。替代什么呢?第一,替代老师在做重复性的讲解,或者是完全是知识传递,或者是可以通过一些练习达到效果的这种场景,这是技术在前三层达到的一个效果。在这一层,我们无论是去讲AI也好,还是大数据也好,还是自适应学习也好,还是讲学习路径也好,还是讲知识图谱也好,所有的这些技术本质上都是为了去减少老师在课堂的40分钟去花更多的工夫向学生传递前三层的东西,而是尽可能地让这前三层的东西能够被更高层的信息手段解决。我们是聚焦在前三层信息化手段,或者是AI相关的科技技术能起到的作用。这是我们做的其中一件事情。

其次,是远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中国农业科学院研究生院兽医学院(下称“哈兽研”)。据黑龙江省卫健委12月10日发布的通报,截至当日17时,哈兽研共报告布鲁氏菌抗体阳性者13人,其中布病确诊病例1例、疑似2例、隐性感染10例。上述13人均曾在今年8月到兰州兽研所实验室工作,有短期动物接触经历,在哈学习期间无动物接触史。

之所以捐出奖金,阿旺嘉措说,一是想帮助有需求的孩子们解决燃眉之急;二是想鼓励更多孩子用功读书改变命运。“读书是走出大山的希望,知识是回馈家乡的力量。”

依据2002年原农业部发布的《兽药生产质量管理规范》,与人畜共患病病原相关的操作应在专门的厂房内进行,且要在隔离或密闭的系统中;生产操作结束后;污染物品应在原位消毒、灭菌,之后才能移出生产区。

“疫苗生产车间应该严格密闭,所以车间以外出现布鲁氏菌是不正常的。”上海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免疫规划科原主管医师陶黎纳说。

学生所说的感染是指布鲁氏菌感染,过去两周中,它的阴影始终笼罩在兽研所上空。依据中信证券的研究报告,这个占地面积360亩的研究所,是中国兽医研究所中的领军机构,掌握着中国最重要的两大动物疫苗之一——口蹄疫疫苗毒株的研发,拥有国内最高级别的P3实验室。在全国范围内,这样的实验室不足100间。

新京报记者 马骏 摄

“现在已经基本不做研究了,不用去所里了,查出隐性感染的同学在宿舍观察。”张丹枫说。

我们回到公立教育,公立教育这一块,尤其是教育信息化国家每年是有明确的财政拨款,2017年应该是2600亿还是2700亿,到2018年应该是已经到了3000多亿左右。综合这些信息来看,这只是国家的明确的财政补贴,还有各种产业资本汇集到这里面来,这个数字应该是比较靠谱的。

锐学堂联合创始人兼CTO王劦

“平时做动物实验的都知道,导致动物不孕不育的病不多,布病就是其中一种。”兽研所研三学生张丹枫说,布病全称布鲁氏菌病,由布鲁氏菌感染所致。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智慧教育在未来将要有千万亿级的资本市场,资本纷纷对智慧教育进行布局,您如何看待这一预测以及如何去应对?

12月9日,兽研所位于盐场北路一侧的保安室内,4名保安仔细观察着每一个进入兽研所的人,那些自己没有刷卡、打算跟在别人身后进门的人,会被要求重新刷卡。

王劦:谢谢大家,谢谢主持人。

挂着白底黑字标牌的兽研所大门内,几名工作人员正在院中巡视。他们穿着从头遮盖到脚的白色防护服,戴着口罩。旁边停着一辆面包车,白色车身上标着蓝色的“中国疾病预防控制”字样。

期刊《江苏省职业病学学术会议》也曾提到,2011年、2012年,苏州市第五人民医院受理过两起当地某医院检验科细菌室职工感染布鲁氏菌的病例,原因均为检验科人员接触感染者血培养标本时,未采取有效防护措施。

对此,一名就职于兰州某医院感染科的医生予以证实。12月12日,这名医生告诉新京报记者,兽研所行政人员、周边居民中均有人被查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

据甘肃省疾控中心12月6日发布的通报,截至当天,已有65人被确认为布病隐性感染;3天后,兰州市疾控中心的通报称,截至当天,317名布鲁氏菌血液受测者中,确认96例隐性感染。

截至发稿时,此次事件中布鲁氏菌的种类、来源等,尚未有官方调查结果。12月16日,新京报记者到甘肃省卫健委了解情况时,一名宣传科的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一切以通告为准”。

不过,兽研所并非附近唯一一家可能与布鲁氏菌发生联系的机构——兽研所向南约500米,是中牧集团的兰州生物药厂,生产动物用布鲁氏菌疫苗。疫苗的研制过程,就是培育、收集布鲁氏菌的过程。

硕士毕业于青海民族大学、现为特岗教师的迭部籍学生吉西次力就是其中一位。“阿旺老师总是鼓励和提醒我们静下心来,踏踏实实读书。如今身为教师,也时刻提醒自己要脚踏实地传授知识,情真意切培育人才。”

在上课的场景里,聚焦在45分钟中间的场景里,到底科技能起到的作用是什么?我的理解更多是辅助,我们怎么样能够营造出一种沉浸式的场景,能够让老师更自如地把学生的观点和这些认知、理解、综合分析、判断、创造,所有这些东西汇集在课堂里,加以有效的组织、引导、判断、沉淀,这是我们在第二个层面起到的作用。回答这个问题,科技还是要回到教育的本质,我们先切割好在不同的教育场景里科技有什么样的作用,再看科技在这些场景里如何能更有效地发挥作用。

这个可能就是我们在这方面做的几年比较有积累的地方,我们连续这几年都是专注在这个场景,关注在相关的细分领域和细分的相关技术上,可能在这方面的优势相对而言会比较突出一些。

不过所有人仍对此次的布鲁氏菌感染事件讳莫如深。一名职工看到记者后加快了脚步,“别打听了,谁都不知道。”

新京报记者在公开报道中搜索“实验室布鲁氏菌感染”发现,兽研所事件并非首例多人次、大规模的布鲁氏菌感染。但与此前类似事件不同,此次被感染人群分布均匀,在他们之间难以找到共性。

关于这个现象我们如何应对,因为锐学堂是聚焦在公立教育课堂领域,我们对此看法更加明确。教育信息化这个市场首先是巨大的。其次,它也是分割还比较严重的,或者是说市场不像C端的市场或者是像互联网市场,能够很容易出现”马太”效应,强者恒强、赢家通吃的情况。教育行业和医疗行业尤其是公立教育这一块,其实市场的切割性还是比较明显的。针对这一块,我认为这个答案也比较明确,这是一个共建、共享、共同协作的一个市场体系,在这个市场体系,每一家都应该找到自己在这个市场里面的定位和能产生的核心价值。锐学堂的定位和核心价值我刚才已经反复阐述了,因为我们也跟很多做公立市场的不同场景的厂商也有很多在方案上面的配合,能感觉得到所有的厂商、所有的这些市场玩家、参与者实际上都是在这个市场上找到自己的定位、找到自己的核心价值。

虽然自12月10日后,甘肃省、兰州市均未再通报新增病例,但12月12日下午,新京报记者在兰空医院感染科看到了100多张未被领取的布鲁氏菌检测化验单,检测结果日期均为12月9日-11日。其中仅12月11日一天,检测结果为阳性的化验单就超过5张。

12月9日,三名兽研所研究生告诉新京报记者,此次布鲁氏菌感染事件源自一只实验用的无特定病原体(SPF)小鼠:11月底,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的一只小鼠被发现不孕不育,于是对小鼠进行了检测,团队内的研究生也到兰州大学第一医院(下称“兰大一院”)进行了血液检测。

在医学上,隐性感染者未必是布病患者,除非出现布病应有的临床症状。公开资料显示,这些临床症状包括发热、多汗、关节炎、脊椎炎、脑膜炎等,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发热。

12月12日,收到兰州市疾控中心的通知后,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下称“兽研所”)解除了科研大楼(重点实验室大楼)和综合楼内各实验室的封闭,但仍不允许动物实验样品进入。

主持人:首先也先对锐学堂在本次活动中斩获了“2019年度互联网+科技教育品牌”这一奖项表示祝贺。面对风起云涌的智慧教育市场,锐学堂的突出优势在哪里?

9日是周一,下午两点午休结束时,兽研所门前非常安静,学生们没从宿舍区回到实验楼上课、做实验,职工家属楼也很少有人出行。据兽研所的一名学生介绍,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了一周——自12月2日起,兽研所就关闭了所有感染人数在4人以上的课题组实验室,门上贴了封条。

公开资料显示,布病是一种人畜共患传染病,一般由患病的牛、羊等牲畜传染给人,人与人之间几乎不传播。布病研究专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吴清民曾在论文中提到,“布氏杆菌(即布鲁氏菌)是历史上感染科研人员频率最高的人畜共患病之一”。

但截至发稿时,新京报记者未获得其他信息对此事予以佐证。

兰州市某医院感染科内,正在进行布鲁氏菌血检。

例如,杭州市拱墅区疾控中心医师周建华曾在论文《实验室感染布鲁氏菌病1例》中提到,杭州某医院生化检验科医生在2007年被查出布鲁氏菌感染。感染原因是她用普通医用一次性口罩、一次性乳胶手套代替了双层口罩、双层手套和全身防护服,进行了与布病患者脑脊液、血液相关的操作。

身着白色防护服的工作人员,还出现在了兽研所的学生宿舍区。他们从宿舍里接出电源线,连上高压电动喷雾器,在楼前空地喷洒消毒药水。据澎湃新闻报道,12月8日,兽研所的学生们按照通知领取消毒剂、配制消毒液,并用消毒液擦了桌子、拖了地。

12月9日,兽研所实验动物中心门前。 A14-A15版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庞礴

张丹枫则表示,被查出血清阳性的学生分属不同年级、不同课题组,从未出现在同一堂解剖课上,也没有接触过同一批实验动物或者实验样本。

“迭部的孩子们太需要有机会接受兰州大学这样高水平、高平台的教育了。”阿旺嘉措时常这样说,也总是乐于辅导和帮助有困难、有需求的学生们。因此,当他知道有家境贫寒的学子无法继续学业或是心生“读书无用”的想法时,总是痛心疾首。

王劦:这个问题我觉得可能要从三个方面来分层次回答一下。

对此,在生物药厂工作多年的王春秋认为,厂内疫苗生产条件没有问题。“现在的生产都符合管理规范,厂房密闭,(工作人员)要穿防护服。”王春秋说。

SSAT阅读难点之二是学生对于美国分析式思维的文章结构理解不到位,阅读文章的长度和句子结构的难点难以适应。SSAT考试文章句子结构和涉及的语法点基本都超出一般中学生需要掌握的学习难度,因此长句分析是每个学生需要掌握的技能。而另一方面,由于中西方文化差异和中英文两种语言的差异,英语国家文章的结构和中文文章结构上会产生差异。学生倘若习惯中国文学的写作方法和行文,不了解美式阅读思维,快速了解英语文章的结构,就难以对文章大意和中心形成准确了解。

鉴于此,自从第一批4名学生被查出布鲁氏菌感染后,兽研所的实验动物管理就受到了广泛关注。兽研所的实验动物中心与兽研所主院相邻,大门相距二三十米。依据官网介绍,该中心有一栋实验动物生产大楼,每年生产各类小鼠六万只、豚鼠两千只、实验兔一千只。

王劦:在教育领域,我个人的看法是不要因技术而技术。首先我们要定义它在教育领域起到的作用。第二,我们要定义好我们所聚焦的这个领域里面所用到的这些相关的技术,这是一个大前提。

兽研所位于兰州市城关区盐场堡徐家坪1号,特色学科是草食动物疫病研究。草食动物中的牛、羊、猪,正是布病最重要的传染源。

12月6日,兰州大学发出通报,称已安排相关单位连夜对接触过从兰州兽医研究所购置实验动物的师生进行排查。

这是关于市场容量的看法。

最典型的要数2011年12月的东北农业大学布鲁氏菌感染事件。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当时,东北农大动物医学专业5个班级的师生使用4只感染布病的山羊,在多间实验室内进行了“产科综合大实验”“家畜解剖课实验”,最终导致28名师生布鲁氏菌感染。

公开资料显示,布鲁氏菌的传播途径多样,可以通过皮肤切口、擦伤,以及眼结膜等黏膜进入人体;此外,还能搭载在那些悬浮在空气中的微小颗粒——气溶胶上,通过呼吸道进入人体。

12月13日,接近兽研所的人士高风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这一点。高风称,兽研所内所有课题组均有感染者,感染比例基本都在课题组总人数的1/3-1/4。“每个课题组都有自己的实验室,分属不同的实验楼。所以在这方面,找不出明显规律。”

主持人:非常精彩。今天向王总学习了很多,也希望未来教育+科技能够更好地联合,也祝锐学堂能够越来越好。谢谢。

与生物药厂相比,500米外的兽研所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由于科研楼、实验室等已经解封,12月12日下午两点左右,兽研所的职工们陆续从家属院走出,刷卡进入工作区域。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锁定新浪网教育频道,目前您所关注到的是新浪2019中国教育盛典特别访谈节目。在本时段我们邀请到的是锐学堂联合创始人兼CTO王劦王总,欢迎您。

工作后的阿旺嘉措通过在甘肃、四川等藏区开展田野调查研究民间苯教,探索藏族古人的智慧精髓,是藏学研究领域极少数多次获奖且成果突出的拔尖人才。他于2010年获第二届珠峰奖三等奖(《安多南部流传的恰那什巴苯教仪轨主持者神主莱乌研究》),2014年获第三届珠峰奖一等奖(《民间苯教祭祀者“莱坞”名称来源考释》),2018年获第四届珠峰奖二等奖(《敦煌文献中的“苯”和“苯波”释义》)。三届以来,阿旺嘉措教授获得珠峰奖奖金税后共计十万元。

您刚才提到技术,我们也知道5G、人工智能在时下已经成为一个很热门的话题,互联网+教育、技术+教育也是成为新时代互联网技术与教育结合的趋势,我们如何做到未雨绸缪?

“阿旺是‘语自在’的意思,嘉措是‘大海’的意思。”阿旺嘉措在向媒体自我介绍时,如是讲解了他名字的由来。阿旺嘉措出生于甘肃省迭部县,在此度过了年少的求学时光。

新京报记者走访发现,布鲁氏菌感染不只发生在实验室内或者兽研所内。随着事件一点点发酵,工作、生活在兽研所附近的人也陆续前往兰州市内的医院进行布鲁氏菌检测。两位接近当地卫健系统的专业人士分别表示,已有兽研所内未接触实验动物、实验室的师生及行政人员被查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

主持人:因为专注所以专业,也相信我们一直专注的初心在,锐学堂也会越走越好。

生物药厂向南不到50米就是该厂的职工家属院。12月14日,新京报记者在该小区内走访发现,厂内已组织生产车间职工进行了集体抽血化验。

依据兽研所内张贴的《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关于成立疑似布鲁氏菌感染应急处置领导小组的方案》,第一批被检测为血清阳性的学生属于口蹄疫防控技术团队,第二批则为兽医纳米材料与应用课题组。

第三,我们怎么样来实现精准推送,或者说结合场景的精准推送,这就是靠不断地以教科研为核心的需求输出的情况下,不断地迭代产品和不断地理解场景,针对性地做课上的沉浸式体验或者是课下的沉浸式体验,完成输出的过程。

王冬梅是生物药厂的退休职工,她的孩子目前也在该厂工作。据王冬梅介绍,生物药厂组织的检查是在12月13日,没让大家去医院,而是由医生到厂内为职工统一抽血检测是否感染布鲁氏菌,结果还没下来。“是孩子告诉我这件事的,我也去医院做了布鲁氏菌测试,是阴性的。”王冬梅说。

生物药厂是国家重大动物疫病疫苗定点生产企业——中牧集团设在兰州的工厂,生产口蹄疫、布病、山羊痘等多种动物疫苗。据生物药厂官网介绍,厂内目前可以生产两种动物用的布鲁氏菌活疫苗,即A19株、S2株,前者用于牛、羊、猪,后者仅用于牛。

“但偶尔也有牛、羊等牲畜进入兽研所。”高风说,这种情况下,兽研所会对每只动物进行布鲁氏菌检测,即便是那些按照科技部《实验动物管理条例》规定取得“实验动物许可证”的牲畜,也不例外。

第三个是如何匹配方面。

迭部古称“叠州”,藏语的意思是“大拇指”,被称为是山神“摁”开的地方。有红军长征中的“俄界会议”会址、天险腊子口战役等革命遗址,是宣传和接受革命传统及爱国主义教育的主要基地。此外,然闹马家窑文化遗址和历史悠久的藏传佛教寺院23座,寺院建筑风格各具特色,藏经佛理深奥博大,是一座藏文化的大观圆。

新浪声明:所有实录均为现场速记整理,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另一方面,牛、羊、猪等较易携带布氏杆菌的动物很少进入兽研所。高风解释,囿于场地原因,兽研所目前没有大型牲畜养殖场。如果有研究团队需要进行相关实验,就会到周边企业去,在企业实验室中实验。

与位于风暴中心的兽研所相似,500多米外的兰州生物药厂(下称“生物药厂”)同样气氛紧张。那里距离兽研所步行只要8分钟,从附近的高层居民区中俯瞰,这座占地约35万平米的厂区中,有数幢白色生产大楼。

本文转载自《SSAT考试网》的博客,点击阅读原文。

针对此消息,北京大学医学部免疫学系教授王月丹认为,即便土壤中真有布鲁氏菌,也并不必然来自疫苗厂生产车间。“还是要通过对比基因信息确认种类,看这些布鲁氏菌是否属于疫苗生产出的菌株。”王月丹说,如果真的属于疫苗株,那就表示疫苗生产流程中可能存在瑕疵。

12月17日,新京报记者就此事致电中牧集团兰州生物药厂的外宣工作人员。该人员表示不能接受采访,并对厂内土壤中测出布鲁氏菌一事“不清楚”。

针对现有的实验动物,高风称,兽研所自12月2日起对每个课题组的小鼠、豚鼠等动物做了检测。结果显示,现存小鼠、豚鼠等小动物中没有布鲁氏菌感染案例。“最开始,大家是因为一只不孕不育的小鼠引起关注的,但从那只小鼠身上取样后,没有培育出布鲁氏菌菌群。”高风说,这意味着,这只小鼠是否患有布病尚未可知。

在以往的实验室布鲁氏菌感染事件中,类似情况极为罕见。通常情况下,这些事故均由某次实验或检测而起,感染人员接触过某批携带布鲁氏菌的动物或样本后出现症状,事后回想时,大家都能想到这次实验;此外,其他事件中的感染者,往往仅限于实验人员,没做过实验、没接触过样本的人不会被传染。

12月10日,新京报记者试图进入生物药厂,但门口的保安将记者拦住了。保安说,“以前你可以进出,但兽研所出事后,这几天不让进了。找人的话就联系好,让他出来接你。”

据兰空医院感染科的一名医生介绍,2017年,兽研所的4名学生就曾因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到该院住院治疗。高风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此事,并表示当年的事件发生后,学校未组织学生进行集体检测,所以感染范围、严重程度不得而知。

“但这种实验室内、实验过程中操作失误导致的布鲁氏菌感染,没法传播到外界的。”高风说,在东北农大事件中,没有任何行政人员或周边居民染病,以往的布鲁氏菌研究也从未将上述人群划为易感人群。

据悉,“中国藏学研究珠峰奖”是经中央正式批准设立的国家级奖项,作为中国藏学界的最高学术奖项,珠峰奖每四年评选一次,旨在实施精品战略,提高研究水平,进一步促进中国藏学事业发展繁荣。中国藏学研究珠峰奖评奖活动自2005年开展以来,秉承“支持藏学事业,弘扬民族文化”的宗旨,推出了一批学术水平高、社会反映好、各级党委政府用得上的研究成果,有力地促进了中国学术人才的成长和藏学事业的繁荣发展。(完)

SSAT阅读难点三是缺乏对特定的SSAT阅读题型技巧和出题方思路的理解,导致做题过程中找不准答题的策略。每一种考试都有特定的题型设置策略和出题思路规律,一些学生英语基础比较好,同时也有一定文学功底,但由于没有进行针对性的题型训练,一种与出题规律不符合的做题思维方式就可能导致一类题型频频出错。

3天前,兰州市疾控中心曾发布消息,称兽研所317名师生接受了布鲁氏菌血清检测,其中96人被确认为布鲁氏菌隐性感染。

也是从12月6日起,兰空医院、兰大一院的感染科中,兰州大学、甘肃农业大学、兰州理工大学等高校的学生前来接受布鲁氏菌血清检测。兰空医院的一名护士告诉新京报记者,仅12月6日一天,就有133人进行了血检,医务人员还为此加了班。

新浪声明:此消息系转载自合作单位,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王劦:首先,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像锐学堂是好未来战略投资,大概A轮有几千万人民币的投资,我想简单地说一下这个行业对市场容量的判断。首先,在线下的辅导市场里,在国内基本上是双龙头的局面,好未来、学而思(好未来旗下)加新东方,两个双龙头,他们都是在美股上市的公司。好未来的市值大概250亿美元左右,新东方应该是190亿美元,两者加起来差不多是440亿美元,3000亿人民币左右的市值体量。这是线下的市场。有一种说法,哪怕是好未来和新东方两个加起来可能也就占了整个中国线下K12教培市场的不到5%,剩下的95%的体量实际上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这仅仅讲的是教培的行业。

主持人:2019年教育信息化也进入智时代,学习方式多样化、教育内容个性化,对教育企业的服务质量和产品体验提出了更严峻的考验。锐学堂的内容如何精准匹配用户,提供人性化和个性化的教学服务呢?

(感谢周立对本文采写提供的帮助。文中张丹枫、高风、王春秋、王冬梅为化名)

张丹枫是12月2日到兰州军区总医院安宁分院(下称“兰空医院”)血检的,结果为阴性。她不放心,12月6日到兰大一院又测了一回,接受采访时结果尚未出来。